吴邪命,瞎子命,琲世厨

#熏嗣# #520# 夜安

夜安

01

夜安,做个好梦。

 

02

星海阑干,夜空明亮如昼。

碇真嗣在一片断壁残垣中穿行着,星光从破碎的建筑罅隙中渗入,映出墙壁上被红色切割的支离破碎的NERV字样。

脚下,原本被掩埋在地底的巨大空间暴露在天幕之下,一棵长青的树木傍着一家陈旧的钢琴静静地沉睡着。

那个常常坐在琴凳上演奏的人没有用他修长的手指去敲击琴键,他正用那个平日里总能轻易引导自己走出绝望之处的温柔声音吟唱着不同于他的独奏,也不同于二人联弹的曲子。

那是一首能让他安全的活在自己的世界的歌曲,戴上耳机,那乐曲便能代替他的父亲,将这世界上所有能伤害他的东西一一驱除。

与大提琴渐入旋律时的深沉不同,与加入演奏的小提琴的轻快不同,甚至与所有演唱者的庄严雄浑不同。他的声音好像最温柔的夜风,在耳边若有若无,若隐若现。感受不到那属于众生的狂喜,却有着如同樱花初绽一般渺小而无尽的喜悦。

真嗣在原本是走廊的地面边缘坐下,双腿轻轻地摇晃,却小心翼翼地悬空着,生怕发出一丝与墙壁相触的声音。他脚下的少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抬头仰望,有着一如既往的恬淡笑容。

 

“在这美丽大地上

普世众生共欢乐;

一切人们不论善恶

都蒙自然赐恩泽。

它给我们爱情美酒,

同生共死好朋友;

它让众生共享欢乐

天使也高声同唱歌。”

 

月亮沿着轨道缓缓地转动着,投下一片明亮的影子。白日里满眼刺目的红色似乎也稍稍柔和了一些。四周一片寂静,晚风轻拂。

渚熏从琴凳上站起,朝真嗣招了招手。

他白皙的脸上露出一贯的微笑,红色的眼中有着几乎溢出的满满的笑意。真嗣从没见过这样的笑容。

绫波的笑也许蓄积了她全部的温柔与美好,却还是浅淡的,美丽小姐的笑故作洒脱,但还是掩藏不住深处的痛苦和迷茫。

而渚熏的笑,让他好向往,想要沉溺其中。

真嗣也朝他挥了挥手手。他感觉有些困倦,并不想站起来。这种对他来说几乎可以说是任性的举动让他自己也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的轻快淹没的无影无踪了。

“真嗣君,很晚了,为什么还会出来?”那声音在真嗣的身后响起。走神之间,渚熏已经来到他的身后。

“有点睡不着,所以就出来走走。”真嗣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深夜选择独自行走在NERV血红的废墟中,也不明白,“熏君呢,为什么不回去呢?”

“啊,风声太大,睡不着,所以来这里静一静。”熏笑笑,丝毫没有话语里的苦恼,“真嗣君是来这里看星星吗?”

“恩,算是吧。”真嗣说着,却没有抬头去看星空,和也许会一并映入眼睛的少年。他低着头,看着脚下的空地,血红色的痕迹在离那架钢琴还有十数米的地方消失了,留下白垩色的地面,纯黑的钢琴,酒红的琴凳,还有那棵长青的树木。

在目睹了第三次冲击后的第三新东京市的真嗣眼中,这里简直就是天堂的缩影了。

“真嗣君,要不要去一个更好的地方看星星呢?”熏伸出手,脸上的笑好像月辉一样明亮而温柔。真嗣回过头,视线落在伸到面前的手上。

“恩。好,熏君。”

 

03

不同于那块空地上方,被原本的钢筋骨架所割裂的天空,这里几乎是NERV基地的最高点了。完整的星空在天的四角垂下,笼罩着这座废墟。

“还是我睡在地上好了。”熏将双手枕在脑后,轻轻地说。

“不,本来就要谢谢熏君带我来这里看星星。”真嗣摇了摇头。眼前的屋顶是玻璃的材质,轻易地就可以看到头顶的星空。乌云散尽,晴朗的夜空中连月亮也不能掩去星光,天鹅,室女,猎户,行星与恒星以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缓缓地流转,仿佛浩淼的海洋,似乎奔流不息,却又是永恒不变的,让他莫名的心安。14年未变,是不是应该为此而感到高兴呢?

“真嗣君,有话要对我说吗?”那个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沿着他的听小骨流入,轻轻地敲击在真嗣的骨膜上。那声音非但没有将他的思绪唤醒,反而让他更加深入了那片宁静的星海。

“那天,我只是一觉醒来,美里小姐就告诉我,已经过去了14年。”真嗣觉得有些恍惚,明明只是不久前的事,他却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可他却还是兀自讲了下去。

“突然知道自己已经不用驾驶初号机,居然没有先松了一口气呢,14年,这么久,果然我也改变了吗。”真嗣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自嘲的笑一笑,却觉得自己无法做到那样的表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熏不再和真嗣一样,仰望星空。他翻了个身,侧躺在并不宽的床上,支起上半身,依旧微笑着看着真嗣。

“我连我是不是我都不敢相信,14年,一切都变了,绫波不再是绫波了,我没能救出她。被困在初号机里十四年的我,现在又是什么呢?美里小姐说,现在不需要我做什么了,那么我醒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要唤醒我呢?”真嗣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DSS CHOKER。

真嗣觉得,他本不想对熏说这些的。

虽然他感觉,此时只有向熏倾诉,自己的内心才能得到稍许的抚慰。

“说不定,我就是为了与你相遇,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真嗣偏过头,视线被熏红色的眼紧紧地吸引。他觉得脸上似乎有些发热,也许泛起了在黑暗中看不太清楚的红色。本能的,他想转回头,不让熏看见自己窘迫的模样。但心底又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诫自己,别把视线转开。

这个白发红眼的少年脸上是他一贯的浅笑,真嗣从中感受不到半份虚假。

他向往着这笑容,如同无边的银河,犹如无际的海洋,让他沉溺其中,仿佛就要融入其中。他感到自己的意识似乎渐渐地模糊了界限,向远处的黑暗中散开。

熏的笑容,真是如同自由天使的微笑,不受这凡尘俗世的半分束缚,不会因外物而变的,永恒的微笑。真嗣朦胧中想到。正是这笑容,让他觉得无比的心安,如同在长空星河之下,任由自己坠入那永恒不变的深渊,才能获得的安宁。

 

“你是我存在的意义,这难道不能算是你存在的意义吗?”

“夜安,真嗣君。”

仿佛一句咒语,真嗣沉沉睡去,耳边依稀是夜风,还有那个少年的声音。

 

04

“小鬼真嗣!”明日香的拳头再一次重重的擂在了墙壁上。她看着那个被自己从插入栓中拖出来后就一直不曾清醒的少年,盛怒却无从发泄。那个原本被DSS CHOKER禁锢的地方,如今空荡荡的,无比的刺目。

这样只会让一切继续向着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局面发展下去,可恶!明日香收回了拳头,头也不回的投身昏暗的走廊。

 

04

熏君,你一直向我传达的,就是我还是被爱着的,是吗。

那么,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你想让我在这个不需要我的世界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是吗。

 

05

NERV的地下城市,一片废墟,暴露在浩瀚的星河之下。清澈的月光流淌在一片血红的地面上,仿佛赤色的潮水,涨涨退退。

碇真嗣希望自己醒来时,能看到那个水边的少年,属于自己的,温柔的微笑。

熏,还没有来的及向你传达的心意,你是否也已经知道了呢?

醒来,要记得告诉你啊。

 

2013-05-25
 
评论
热度(13)
© 苏鹤 | Powered by LOFTER